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法治连线
巧解非婚生子抚养费纠纷
来源: 陈立烽 郑小平 蓝秀华 日期:2019-09-27 【字号:

  9月16日,永定区人民法院城郊人民法庭外是热浪连连,法庭内却是温情满满。原告握着陈红军法官的手表示“特别感谢陈法官,你是我遇到最负责的法官。”被告也同样握着陈法官的手表示“这么多年我一直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,连孩子是死是活都不知道 ,感谢法官,我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。”

 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?

  2004年,李某华在永定务工时,经人介绍与许某新相识、相恋。2004年12月两人举行婚礼,但未办理结婚登记。共同生活期间,李某华对自己的婚姻现状感到不满。2005年10月,身怀六甲且离预产期只有十几天的李某华离家出走。出走后,李某华当月产下李某生。2006年3月,李某华在四川为李某生办理了户口,并独自抚养李某生长大。14年间,李某华和许某新从未有过联系。

  随着李某生逐渐长大,需要的各项开支也越来越大,李某华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。迫于生活压力,今年上半年,李某华多次与许某新联系,商讨李某生的抚养事宜,但许某新均未以理睬。为了追要李某生的抚养费,今年8月,李某华代李某生将许某新起诉至永定区人民法院。 

  受理该案后,陈红军法官先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庭前调解。许某新表示自己十几年来从不知有李某生的存在,而且李某生户口本上的出生日期为2006年3月16日,与李某华当初的预产期2005年10月份不相符,没有证据能证明李某生为自己的亲生子。许某新甚至觉得李某生是李某华与他人所生育之子。李某华称出生日期是当时未婚生子不能及时办理户口登记,过了半年之久才上到户口,她表示可进行亲子鉴定,鉴定费由她先行垫付。

  调解过程中,陈红军得知许某新属当地的贫困户,李某华生活也十分艰难,如果做亲子鉴定需花费一笔不小的费用。而且李某华从四川来福建,做亲子鉴定的话又要增加原告往返福建的各项费用,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负担。李某华在离家出走时怀有身孕,离预产期只剩十来天,这一点是双方都确定的事实。根据案情时间节点进行推理,当时李某华未婚生育,在办理户口上会遇到一定的困难,所以推迟5个月左右才办理户口也属正常。

  陈红军的深入分析,让许某新深觉有理。陈红军趁热打铁,让李某华将手机上李某生的照片给许某新看,许某新看着照片上长得与自己十分相像的阳光帅气的小男孩,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。见此情景,陈红军又当场读起了李某生给许某新的一封信。信中的一句:“爸爸,虽然从出生到现在我们未曾见过面,你也未曾抚养我,但这不是你的错,我深信你是一位有责任心的爸爸,我也是一位感恩的儿子,我需要你的父爱。”听到这里,许某新眼里不禁泛起泪光,当即表态不需要做亲子鉴定,李某生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  在陈红军的温情调解下,双方达成如下协议:许某新从2019年10月起每月支付抚养费500元给李某生至其独立生活为止,李某生于2020年1月份寒假期间到福建与被告许某新相见、相认,交通费用由许某新承担。

  最后,在陈红军的敦促下,李某华和许某新互加微信,就李某生抚养问题进行了推心置腹的交流。陈红军嘱咐李某华和许某新两人,即使做不成夫妻,亦可成为兄妹。今后要以孩子为纽带,以兄妹身份相待,共同承担李某生的成长费用,给予孩子最伟大的父爱与母爱。

收藏】 【打印】 【关闭